太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炮台法师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昙花一现的天选者
(炮台法师: 第五百五十五章 昙花一现的天选者)
    罗兰再次回到赫伦米尔堡附近的岩洞时,已经是凌晨4点了。

    当他走到距离岩洞附近百多米地方时,岩洞口冒出一个高大的人影,紧跟着,有声音就传过来:“迪拉特,你一个人回来的吗?”

    是剑客马波里,他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

    罗兰点了下头,边走边问:“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没发生意外吧?”

    马波里摇了摇头:“没有。阿瓦娜小姐熬了大半夜的药剂,现在已经休息了。我一直在岩洞口守着,没听见外面有异常的动静。”

    “那就好。”罗兰微松口气。路上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岩洞的位置暴露呢,现在这样,再好不过了。

    到了近前,马波里仔细打量起了罗兰,看了一会儿后,他轻声道:“迪拉特,你的脸上仍旧残留着一丝杀意,是和莲娜有关吗?”

    罗兰知道这事瞒不过马波里,也不打算隐瞒。

    他朝岩洞里面走去:“外面风凉,咱们去里面说。”

    马波里点了下头,跟着罗兰进了山洞。

    等罗兰走到岩洞内的篝火旁,就见安薇娜全身都裹在毛毯里,但她眼睛睁地大大地,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醒了?”

    “一直没睡着。”

    “唔,那正好一起听我说说外出的经历。”

    安薇娜便坐起来,将毛毯裹在身上。罗兰在她身旁坐下,马波里则坐在篝火对面,他习惯性地拿起细绒布,轻轻擦拭着重剑。

    罗兰又从包裹里掏出一小包野生小鱼干,给安薇娜和马波里一人分了几条,自己留了2条。

    见两人惊奇的目光,他笑着解释:“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池塘,感觉有些饿了,就顺手烤了一些。你们尝尝,味道很不错的。”

    他自己先吃了起来,马波里耸了耸肩,收起细绒布?拿起巴掌大的小鱼干?一口下去就咬下一大半,用力咀嚼了两三下?就吞了下去:“唔~的确很有滋味?哈哈。”

    安薇娜动作就秀气多了,用手指将鱼肉撕成一条一条的?细细嚼了下,点头道:“虽然是烤鱼干?但仍旧保留着野生小鱼的鲜美。”

    三人开始专心吃起了美味的小鱼干?火堆安静的燃烧着,将岩洞里的空气烤的暖融融的,将寒夜的冷意驱散地一干二净。

    罗兰吃了一条小鱼干后,便开始说起了这一夜的经历。

    他从跟随莲娜到达迷雾岭?到发现脚印?再到地宫,最后回程中遇上追踪而来的2号骑士黑兰德,除了隐藏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外,其他无一遗漏。

    一口气说完后,他笑道:“如今?鲜血玫瑰中,真正的强者就只剩下3号、1号?以及首领。就算是硬拼,我们也不见得会输。”

    马波里点头表示认同?但他眉头微微皱着,并没有感到放松。

    罗兰发现了?眉头一扬?问道:“有什么问题吗?马波里?”

    马波里把玩着手里还剩了一小半的小鱼干,说道:“我只是觉得莲娜的反应十分奇怪。我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对首领这么忠诚。”

    安薇娜轻轻一笑,有些不以为然:“这谁知道呢。陷入爱情的格伦麦女人都这样,总是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听见这话,罗兰瞥了她一眼:“阿瓦娜,你倒成了爱情专家?”

    安薇娜将一条鱼肉丝塞进嘴里,慢条斯理地道:“你们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作为活了快100岁的木灵,我有近30年时间是在都灵城度过的。30年呢,一个格伦麦女人成年后经历的所有时光,大概也就30年。在这段时间里,我听说过的、亲眼见到,有关格伦麦女子追求爱情的疯狂举动,至少有上百起了吧。其中绝大部分都堪称不可理喻。”

    她这一番话说的罗兰和马波里面面相觑。

    好一会儿,马波里咂了咂嘴:“啧啧~你这话我是相信的。当初我妻子为了我,就和她父亲闹翻了......哎,不说这伤心事,但是,我总是觉得莲娜并没有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

    罗兰也有这种感觉:“所以,你认为,她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

    马波里点了点头:“没错。我认识莲娜半年,她给我的印象是沉默寡言、冷血无情,对首领异乎寻常的忠诚。不,这不能说是忠诚了,更像是一种母亲对孩子的溺爱......啊,这感觉也不太对,按照莲娜的年纪,没可能生出首领这么大的儿子......呃~~~越说越乱了,反正就是很怪异就是了。”

    马波里虽然行事粗豪,但粗中有细,既然他这么觉得,那莲娜和首领之间,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不过,这些事应该已经不重要了。

    罗兰想了下,说道:“莲娜已经离开了,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会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大城市,找人学习法术。当然,这事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在这继续等伯德信号就成。”

    马波里耸了耸肩:“莲娜?学习法术?我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但她这样优秀的女子,最终能够活着离开南方,我觉得挺欣慰。”

    说完,他脸上有些唏嘘,似乎在感叹命运无常。

    这时,火堆快燃尽了,罗兰从旁边拿过柴火,往火堆里添柴:“世道混乱,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我这次放过莲娜,她也未必能得到善终.......哎~不说她了,来,阿瓦娜,帮我看看这玩意。”

    罗兰从兜里掏出无暇红宝石,递给了安薇娜。

    安薇娜接过红宝石,小心查看着:“这就是你在地宫里收集来的异常法力气息?”

    “这就是了。”

    安薇娜仔细检查,越看越是疑惑,好一会儿,她摇了摇头:“气息实在太微弱了,我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是,关于淡紫色的法力,我倒是知道一些相关知识。”

    罗兰精神顿时一振:“请教。”

    马波里也感兴趣地竖起耳朵。

    安薇娜将红宝石还给罗兰,又裹紧身上的毛绒毯子,说道:“常识是,法力是灵魂的延伸,法力表现什么颜色,灵魂也就是什么颜色。所以,这缕法力的拥有者,其灵魂也是淡紫色的。”

    这事罗兰自然知道,但马波里却不知道,他听得津津有味。

    安薇娜继续道:“通常来说,一个普通格伦麦人的灵魂是白色的。但如果他虔诚地信仰生命女神,那就会沾染到绿色,甚至通体转绿。如果信仰生命女神的从神太阳神哈迪夫,那就会变成金黄色,就和光灵一致。”

    听到这,罗兰微微一怔:“光灵一直在格伦麦传播的是生命女神的信仰,他们自己信仰的却是太阳神?”

    这事他竟然不知道。

    安薇娜微微一笑:“因为生命女神是太阳神的主神。按照古老的约定,格伦麦属于生命女神的领域,而南方的南月公国,才是哈迪夫的教区。”

    “噢~”罗兰明白了。

    南月公国比格伦麦小很多,是个小国。罗兰之前并未对其过多关注,只知道那也是光灵的属国,却没想到在信仰上还有这一层划分关系。

    安薇娜继续道:“我族将灵魂之光称为灵光,信仰是能改变灵光的。而能传播信仰的,除了强大神祗外,还有一些区域小神,甚至是邪神、魔神。”

    马波里也听明白了,他说道:“所以,这个淡紫色的灵魂,很可能是信仰了某个神灵的缘故?”

    安薇娜点了点头:“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罗兰接道:“那可能是哪位神呢?”

    安薇娜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阴谋之神霍利霍坎,是深紫色的。浪漫与爱情之神塔拉,是亮紫色。还有毒药之神米尔哈布,是非常深沉的紫色。其他的,应该还有一些,但都是昙花一现,并没有在大陆上留下足够多的事迹。”

    罗兰拿起红宝石,仔细地看着:“那你说,这人到底是哪个神的信徒呢?”

    安薇娜摇了摇头:“无法确定。”

    “嗯?”

    “因为灵魂颜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信仰时间越长,越虔诚,和神的力量融合地越深,颜色也越一致。这么一来,三个神就都有可能,区别只是信仰程度不同而已。”

    罗兰忍不住摊了摊手,心中有些失望。

    马波里则撇了撇嘴,拿起细绒布继续擦起剑来,他已经听得有些糊涂了。

    不过,罗兰还有一些想法:“那么,大陆上有没有原生种族,本身就有淡紫色的灵魂呢?”

    安薇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摇曳不定的火堆,陷入了回忆,好一会儿,她缓缓开口:“我隐约记得,好像有个类似的传说......你让我仔细想想。”

    她开始捂着脑袋沉思,似乎这记忆太过模糊了,一时想不起来,她甚至开始扯起了自己的头发。

    正当罗兰考虑是不是该阻止她自残的时候,安薇娜忽然一拍额头:“我想起来了,大约800年前,格伦麦西边的黄沙谷地,曾出现过一小伙人,自称是天选者。据说每一个都拥有非常聪慧的头脑和几乎完美的法术天赋,还非常勤奋,往往年纪轻轻就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马波里惊叹道:“天选者,听起来很强大的样子。”

    罗兰则关心这伙人的结局,因为他在格伦麦史书上从没见过关于天选者的记录:“后来呢?”

    “很遗憾,天选者只是昙花一现,并没能壮大.......太阳贤者兰特杀光了他们......也有人说,有几个天选者逃过了一劫,但也只是传说。”

    罗兰眉头紧皱:“又是太阳贤者!”

    他现在对这个老东西非常厌恶,500年前他害死了萨法尔,800年前,这家伙又把人弄灭族,感觉所有阴谋诡计都有他的影子似的。

    安薇娜知道罗兰和太阳贤者有过节,轻声安慰道:“好啦,都是一些模糊的传说,不值得生气。”

    “嗯,我明白。”罗兰也知道自己的怒气没有来由,他努力地平复着心绪。

    安薇娜又道:“反正你有这颗红宝石在,等这里事情结束,我们就一路追过去,等找到人了,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说的有道理。

    罗兰冷静下来,用力抹了抹下脸:“忙了一夜,先休息吧。伯德随时可能传来消息,我们这个状态可没法应战。”

    “好。”

    三人草草吃了些东西,填饱肚子后,便开始休息。

    在这样得等待中,白天一晃而过,当夕阳沉下地平线时,忽然有一只传讯鸟飞进了岩洞。

    罗兰一把伸手抓过,打开一看,就见上面写着:“事情成了,火速从城北暗道进城!”

    传讯鸟上还附了一张简易地图,指出城北暗道所在。

    罗兰抖擞精神:“走,我们出发!”

    三人出洞之后,安薇娜目光立即被远处的赫伦米尔堡吸引:“天哪~~那边着火了,城内好大的火啊!”

    墨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a>),接着再看更方便。
(炮台法师: 第五百五十五章 昙花一现的天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