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六九章 走,我带你们去犁庭扫穴
(大宋之五好青年: 第三六九章 走,我带你们去犁庭扫穴)
    王跃搜刮广州蕃客的手段与泉州如出一辙……

    实际上还更简单些,因为他到达时候,广州的蕃客们已经被围困在蕃坊整整两个月了。

    两个月里不许进也不许出,日常所需由守军代买,虽然蕃客及广州官员士绅都对此无比愤慨,但却只能敢怒不敢言,毕竟两万水师再加上海运的一个步兵军就驻扎在广州。虽然广州的确蕃客数万,但真要说打还是不够的,而且这些军队也没说围困他们的目的,就是等待中山王到达而已。

    后来广州的地方官倒是知道了目的。

    但是……

    他们没必要为此引火烧身。

    王跃搜刮蕃客的确对他们都有影响,他们和蕃客勾结都很深,后者的损失难免引起他们的损失,但为了这点损失引火烧身,这个就明显不理智了,这些蕃客最后无论怎样,终究还是跑不出他们手心,他们只要还在广州做生意,就不能少了地方官员士绅的份子。

    没必要替他们出头。

    然后等到王跃率领的扈从军到达,剩下真就是拎出来放血了。

    广州蕃客们的确进行了反抗,说到底这样有些让他们无法接受,但被一顿杀了五百多之后,也就立刻全都清醒了。

    然后老老实实交钱。

    然后被强制性迁移到附近一个沙洲上,同样那里也变成王跃的私人产业,以后他们就是王跃的租客,从此在王跃的保护下安心贸易,而他们在广州蕃坊的一切产业都被王跃接管成为军营。

    广州和泉州不一样,泉州需要的只是少量驻军,但广州是要作为海防重镇经营的,所以王跃将在广州驻扎一个步兵军和专门设立的水师,这个水师同样也是以蜈蚣船为主,近海防御目前来讲这是最好的战舰。最多再造大些,一直进化到加莱赛战舰,反正就是珠江口这片海域作战,主要对手也就是些海盗,大宋朝沿海始终有海盗袭扰,甚至还有吕宋海盗过来。

    蜈蚣船就足够对付他们。

    至于下西洋当然不这样的战舰,这就是近海防御的。

    下西洋的战舰和前往美洲的战舰都是真正的风帆战舰,虽然大型软帆战列舰还用不着,但红单船级别的硬帆战舰,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已经没有难度,甚至这时候在登州和芦台的船场,第一批已经建造完成。而且建造速度极快,所以王跃才说要明年年底到达三佛齐,明年春天他就能拥有至少一百艘这样的战舰,而且他从江宁南下的时候,明州这个主要造船基地,也已经开始建造这种战舰……

    也不是太大。

    就是五千料到三千料级别的。

    按照排水量来算差不多五百到三百吨。

    这时候的大海上用不着万料战舰,那个真的过于夸张了,而且吃水太深并不适合以登陆为主的未来海上作战,五百吨级战舰携带红夷大炮级别的舰炮,或者略微放大到二十四磅级别,那就已经是海上碾压一切的存在了。

    以这种为核心。

    再加上大量三百吨级别的,横扫印度洋没什么问题。

    这时候作为假想敌的朱罗海军,实际上也是硬帆战舰,有说法明朝造舰技术有部分朱罗船的,海上互相借鉴不可避免,而阿拉伯人的战舰更不值一提,无非就是大三角帆而已。这些战舰主要作战方式就是靠帮,撞击,还有少量可能拥有希腊火的喷火装置,但这些在舰炮面前全都渣渣。

    对付这些还需要胜利号和三十二磅炮真的就是抬举它们了。

    王跃在广州逗留一个月,实际上一直到初冬,看着南下返航的蕃客船队离开他才带着扈从军离开。

    然后他继续前往下一站。

    而就在他率领大军乘船沿着西江逆流而上的时候,江浙一些速度快的地方已经完成清丈,并且开始真正实施公田法。

    大宋朝正式进入全面公田法的时代。

    除了陕西与河东,其他各路全部行公田法。

    包括还没正式投降的川峡四路,也一样在公田法的范围,总之法律上已经明确,剩下就是王跃走到哪里推行到哪里。

    不过王大王一向喜欢节外生枝。

    邕州。

    “这岭南气候可还适应?”

    王跃看着行礼的韩常。

    后者率领一个骑兵军在这半年里长驱四千里,从长江岸边一直推进到了广西。

    其实也就是一路行军而已。

    而且不是孤军,在他后面还有杨惟忠部两个步兵军,后者是从襄阳南下,在鄂州接受了李纲部的投降,然后继续沿着洞庭湖南下,和钟相部义军会和,一路南下最终走灵渠进入广西。而韩常是从江西南下,原本是一个骑兵军再加上一个步兵军,但在韶州分兵,那个步兵军水路南下广州,与海运的步兵和水师一起解决广东,他则率领骑兵向西走龙虎关进入广西。

    原本广西的地方官是想联合土司们玩割据的,但韩常的速度太快,而且广西军主力都在严关,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龙虎关。

    结果他们还在严关阻挡杨惟忠呢!

    韩常的骑兵到平乐了。

    腹背受敌的广西军又没有退守桂林血战一场的勇气,所以很干脆地投降了。

    “回大王,末将进广西的时候已经是秋天,最热的时候已经过去,虽说疾疫损失了两百多兄弟,但不影响作战。”

    韩常说道。

    他其实在淮南已经驻扎一年多,本来对南方气候已经适应,而且避开了最热的夏天到广西,单纯这个季节,以常胜军的医疗卫生水平,还不至于造成太大的损失。但要是夏天就不是死两百人了,就这些以河北人为主的骑兵,死两千估计是少不了的,这个时代南方作战这是主要麻烦。

    所以必须避开夏天。

    “敢不敢再继续向南?”

    王跃说道。

    “只要大王下令,末将和兄弟们就是打到天边也敢去!”

    韩常说道。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在乎气候问题了。

    这时候按照阳历算,差不多都得十二月了,南宁这边也就十几度,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清爽的好天气。

    “天边倒是用不着,也就是再向前八百里而已。”

    王跃说道。

    “那里是何处?”

    韩常疑惑地说道。

    “交州,不过李家把它改名升龙。”

    王跃笑着说道。

    他当然要趁机教训一下李家,左右都已经到这里了,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更何况接下来要经营海上,那么李家是绕不开的。这时候向南的主要海上航线就是从广州穿过琼州海峡,然后到越南的白藤江口一带,再从那里南下到顺化一带,从那里沿着占城沿海到暹罗湾,或者去暹罗,或者去现在属于三佛齐的北大年。

    越南是重要中转站。

    “撮尔小国,居然还叫这种名字,简直是狂妄自大。” br />

    韩常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咱们就用这个理由吧!交趾李家狂妄自大,不但僭号称帝且以其国都为升龙,其意在不轨,无人臣之节,本王将亲自率领将士南下讨伐交趾。”

    王跃说道。

    “呃,末将尊令!”

    韩常激动地说道。

    他身后的士兵们同样一片激动。

    倒是那些在这里迎接的地方官和土司们表情复杂。

    “大王,此去交趾路途艰险,且八百里都是山路,那交州城北又有大河阻隔,大王是否再准备一下。”  br />

    知州小心翼翼地说道。

    王跃意外地看着他……

    “若本王陷于交趾,岂不是正合某些人心意?”

    王跃说道。

    “大王说笑了,只是大宋与交趾相安已久,若大王不满其国都之名,派个使者去让他们改了即可,若其不肯再准备讨伐,如此仓促兴兵,若有意外则恐兵连祸结。”

    知州说道。

    “啊,你怕我输了,李家再北上屠邕州!”

    王跃说道。

    知州尴尬地一笑。

    他就是这样想的,你自己送死不要紧,别拖累我们啊!

    一万五千骑兵长驱八百里崇山峻岭,去进攻有一条宽度堪比黄河的大河作为屏障的敌方都城,这不是作死是什么?交趾可不是小国,当年人家也是长驱北上屠了邕州的,打起来你们全军覆没,紧接着惹怒了人家北上,就该再次来屠邕州了!

    “很显然你们对我还缺乏足够的了解啊,王某自出山至今,未尝一败,李家于我如蝼蚁尔,你们害怕他们再来屠邕州,那我就去屠升龙给你们看看,传令将士们,本王亲自带着你们去犁庭扫穴。”

    王跃拍着他肩膀,一脸装逼的深沉说道。

    韩常立刻向部下传令。

    王跃紧接着将目光转向那些土司们。

    邕州下属四十四个羁縻州,这就是那些羁縻州的刺史们,或者说土司们。

    “至于你们……”

    王跃笑了笑说道:“想抢钱抢女人的,就赶紧回去召集你们的兵马,然后跟着我一起去交州,或许你们还不知道,跟着王某做这种事情的,至今还没有一个吃亏的,今天我也给你们这个发财的机会,至于愿不愿意抓住,那就随你们的便了。”

    (两更)
(大宋之五好青年: 第三六九章 走,我带你们去犁庭扫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