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之五好青年 > 第三七一章 决战升龙
(大宋之五好青年: 第三七一章 决战升龙)
    升龙。

    这已经是王跃攻克万劫城的第三天。

    实际上当天水师就把一万八千骑兵运到了陇江南岸。

    阮小七带来的是整整三百艘蜈蚣船,他本来就是沿着广东海岸南下,对沿海包括琼州各地进行震慑的,其实不仅是他们,陆上还有一个步兵军从广州启程向雷州进军……

    王跃的确解决了广州。

    但广州向南各地官员士绅还没明确表态,这种情况下武装威慑性质的进军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沿途也没有抵抗的,毕竟都到这种地步了,抵抗也基本上没有意义了。而且王跃的公田法也不是把士绅逼到绝路,尤其是广东士绅,其实只要鼓励海外贸易,鼓励工商业,那么他们就能捏着鼻子忍了,海外贸易才是他们核心利益。

    种田真不是。

    至于这次对越南的进攻,或者说犁庭扫穴,真的就只是搂草打兔子。

    顺便而已。

    “小国的悲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面对一场降维打击了!”

    王跃站在红河东岸,看着西岸的河内城感慨着。

    而此时在他北边,红河被一道狭长的半岛一分为二,一边是王跃面前保护着升龙城的最后屏障,一边是他来时候走的陇江,而在三岔江口,保护这座城市的水军正在拼死阻击着蜈蚣船队。

    但他们的阻击毫无意义。

    唯一的收获就是在强大的敌人碾压下,变成燃烧的碎木和塞满江面的浮尸。

    真的就是被碾压。

    那些也算英勇的越南水军士兵们,驾驶着他们乱七八糟的战船,奋力地冲向那些蜈蚣船,然后被后者的冲角一艘艘撞碎,而那些依靠着勇气和智慧,终于靠近的,还没等靠帮立刻就被大铳的霰弹扫了甲板,就算躲在船楼里也没用,因为这些蜈蚣船上还有专门的射雷炮……

    后膛炮。

    这算是王跃的新式水战武器。

    毕竟人力投掷手雷射程太短,而且精度太差,很容易在甲板上弹开落水。

    而臼炮虽然可以使用,但明显打不了目前依然瓷制为主的手雷,而且海上臼炮也没有什么精度可言,所以他选择的是机械力量,也就是用床弩改良,原本的铁羽箭变成了活塞,原本装箭的滑槽变成了铁板卷管。

    发射前拉到极限,后面盖子打开装填专用炮弹,而且点燃引信,然后直接以机械力量打出去,因为三弓床弩威力太大,手雷打出去很容易撞碎了,所以这种武器只有两张弓,可以把一枚十斤重的炮弹打到五十米外。不过那样的距离精度没有保证,但三十米距离内基本上就可以确保击中船楼了,二十米距离就是打进对面射击的窗口都毫无难度。

    就是操作繁琐些。

    但是,对付这个时代水师的楼船真是好用啊!

    一艘艘蜈蚣船的护墙后面,一枚枚带着烟迹飞出的瓷制炮弹,准确撞进楼船的窗口,然后在里面化作爆炸的烈焰,用那些被炸碎的瓷块,将船楼内的越南水军士兵打得血肉模糊。

    就算后者能够顶着大铳霰弹,射雷炮,三眼铳的攻击,拼尽全力靠上这些蜈蚣船也没什么用,因为紧接着落下的是手雷和燃烧瓶,尤其是燃烧瓶,这个几乎就是一击绝杀。

    蜈蚣船并不怕自己也被引燃。

    因为在这些蜈蚣船上都有专门的人力抽水机,在最高的炮台上,有专门的奴隶在压动杠杆,用浸油麻绳缠绕的活塞,铸造的生铁缸体,还有船尾深入水面的铜管……

    好吧,其实是个巨大的手动抽水机。

    只不过王跃没有里面的橡胶片,所以只能用浸油麻绳,但却能够把河水抽到船上高处专门的水箱,然后再通过桐油浸泡的竹制管道,一直通到各处,一旦起火直接打开捆扎的皮管接水灭火,在这个科技水平低下的时代,任何现代常见的东西都是神奇的脑洞。

    他是玩神奇的脑洞了,对面观战的越南人都哭了,他们就在自己的都城外面眼看着自己的水师被暴打啊!

    但他们的哭泣刚刚开始。

    因为他们的水师终于撑不住溃败了,而原本被他们阻挡在陇江上的蜈蚣船一艘艘转入红河,然后顺流而下到了升龙城下,这时候那些自以为还隔着一里多宽河面,不用担心遭遇攻击,所以都在看热闹的越南人倒霉了。王跃这边的骑兵的确和他们隔着一里多宽河面,但这些战舰上的大铳却不存在这个问题,转入红河的第一艘蜈蚣船上,一尊尊大铳直接对着岸边喷出霰弹。

    超小号的两钱霰弹。

    这些东西都是装在专门的铁皮桶里,底下有木头弹托,一桶通常装两百多个这样的霰弹。

    战场上极少使用。

    因为它的威力弱到皮甲都不一定能打穿。

    但是……

    岸上那些看热闹的越南人连皮甲都没有,他们的衣服肯定挡不住这个。

    狂风暴雨一样的霰弹,瞬间在里面打得一片鬼哭狼嚎,紧接着更多蜈蚣船转过来,然后同样开始向他们倾泻霰弹,这些霰弹倒是不致命,可它们造成的疼痛和恐慌,却在瞬间压垮了这些越南人的神经。他们鬼哭狼嚎着,不顾一切地拥挤践踏着,向着后面的升龙城狂奔,而在他们身后越来越多的蜈蚣船加入开火的行列。

    甚至几艘还特意最大限度靠近岸边,然后用射雷炮对着他们打出开花弹。

    这个东西更可怕。

    爆炸声让这些越南人彻底崩溃了。

    “进攻!”

    王跃很干脆地说道。

    下游早就已经待命的飞骑们,立刻开始了强渡红河。

    实际上称不上强渡,因为随着蜈蚣船转过来,红河的河面已经完全被常胜军控制,而岸边虽然原本有不少越军准备抵御登陆,但那些在霰弹轰击中崩溃的人群却让他们明白这属于自杀,他们敢在河岸阻击,结果不会比这些倒霉的家伙强多少。

    所以他们从岸边后撤,让出了登陆点。

    两个飞骑旅就这样迅速划船渡过五百米宽河面。

    这时候因为逃离炮击范围,那些伤痕累累的越南人也在城内冲出的士兵殴打中恢复秩序,一个个惨叫着涌入城内,实际上战场看热闹并不稀奇,同样惨遭池鱼之殃也不稀奇。南北朝时候北周与北齐某次城市攻防战,大战开始之际城内数万闲人跑出来看热闹,结果战场上一方眼看要顶不住了,立刻转头去攻击这些闲人,然后驱赶着这些闲人冲垮了另一方。

    这次幸亏他们是在上游,并不是登陆区,要是在下游,正好被渡河的常胜军驱赶着冲进城内。

    常胜军完成登陆,并且离开战舰火力覆盖范围后,越军立刻向他们发起了进攻。

    这次越军出动的也是最有威力的武器……

    升龙城南。

    “大象?”

    飞骑旅队长王胜惊愕地看着他前方。

    升龙城东边紧贴红河,外面是河岸的沼泽,根本无法通行,只能在城南登陆然后进攻。

    而此时从城门涌出的,是一头头庞大的战象,驮着象龛在周围步兵簇拥中嘶鸣着向前,甚至这些战象都披着部分铠甲,尤其是头上更是用铁甲装饰的颇有些狰狞恐怖。而它们周围甚至还有少量骑兵,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步兵,但装备水平并不差,同样也都是重甲。

    他们迅速完成列阵,然后以战象为核心向前。

    这边常胜军同样完成列阵,他们并没有什么恐惧,大象而已,他们都在南方几个月了,还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些步兵还是他们的线列战术,以长矛为核心,三眼铳负责输出火力,弓箭手补充射速不足。但不同的是水军的战舰也已经靠岸,所以他们中间还有一尊尊大铳,甚至那些水兵还抬来了大量射雷炮,部分三眼铳手也加强在阵型中。

    “稳住,大象而已,正好杀了吃肉!”

    王胜吼道。

    他身后的本队士兵们一片笑声。

    就在同时前面的大铳开火,炮声中石弹飞出,落在越军阵型中。

    那些大象并没有受到影响,毕竟距离还得快半里呢,虽然一枚石弹命中一头大象,但却只是让它发出痛苦的吼声。

    其他大象继续向前。

    它们排成一条稀疏的战线,在背上士兵的催促中向前,晃动着长牙,缓慢而又坚定地拉近距离,而大铳持续不断开火,霰弹开始击中越军,后者的损失立刻开始增加。明显有些害怕的他们,立刻催促大象开始冲锋,这些庞然大物凶猛地向前,但这边的射雷炮却将炮口抬到了最高,下一刻一枚枚开花弹呼啸飞出……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对付战象的方法很简单。

    一声巨响就可以了。

    印度人甚至为此开发出一种口径巨大,主要用来发出巨响的火炮。

    不过开花弹也一样。

    一枚枚因为达到射程极限,所以绝大多数都是在半空炸开的开花弹,瞬间结束了战象的冲锋,前方天空中诡异的巨响,恐怖的火光,刺鼻的硝烟,让冲锋中的战象不顾一切地掉头。

    但这只是开始。

    就在射雷炮开始重新装填的时候,另一种经过了印度人检验,专门对付战象的有效武器也加入了射击……

    (两更)
(大宋之五好青年: 第三七一章 决战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