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喜悦
(花瓶女配开挂了: 第六百七十二章 喜悦)
    高民还是老老实实去找杨大小姐,准备去谈一谈文明救护之类的问题。

    反正他做不了什么大主,顶多损失,不对,是替自家老板解决个三五十万的小金库,再谈也……不怕。

    高民一边想,一边瞟了一眼带路的小机器人。

    这小家伙到挺有意思。

    明明只是个为清洁而制作的最低等级的普通智能机而已,行为举止竟是颇为斯文有礼,神态灵动,不显僵硬,一路引着高民前行,导航技术一流,没有遇到任何障碍不说,还能当导游,三言两语,简简单单就把整个玛洛迪的特色都说了一遍,说得还绘声绘色,至少笼住几个偏僻星球来的游客没多少问题。

    一路穿过各种门禁,做过各种认证检查,到了议政厅。

    进门的一瞬间,高民神色微变,整个议政厅忙碌异常,每个部门都是人流涌动。还有好几个房间里坐了一群人,似乎正在上什么培训课。

    讲台上的讲师讲得声嘶力竭。

    台下学生们有些一脸懵懂,有些神色紧张。

    高民听了一两句,好像是在做服务业相关培训,心下不禁好笑就玛洛迪现在的模样,做服务业的标准培训,未免太早了些。

    他也就是一琢磨,到也不多想,很快就又被这座议政厅吸引走了注意力。

    杨玉英人不在,说是在治安局那边耽误十分钟,就是这十分钟,高民坐在大堂里见到出入办事的民众足有四百余人。

    其实不说联邦首都星,帝国皇室驻地,就是一些普通些的行政星球,议政厅每天的人流吞吐量轻轻松松就能达到数千人。

    但这里是玛洛迪。

    人多也还罢了,这议政厅的办事效率也让他惊讶。

    就是他们经调局在有上级来检查的日子,派出的都是精干人员,做事还上心也就不过如此。

    整个议政厅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温柔版的联邦第一军的指挥中心。

    有一年首都星做军事演习直播,他有幸看了三天的现场就那三天他真正知道了什么叫严谨又活泼。

    眼前的小小议政厅当然不能同人家第一军相比但他就是有一种,两者之间有微妙相似的感觉。

    只是感觉。

    高民走了一下神,就听不远处传来杨玉英的声音他循声看去竟是杨玉英和纳塔的休可。

    他顿时低垂下头。

    面对联邦a级通缉犯,按理说他应该立即上报,但是这种上报大多数时候都没什么用。

    宇宙混乱地带的通缉犯们多得堪比星辰但凡落网的通常都是自己作死像纳塔的x一时半会联邦可没有为他们把几个军团派出去跑一趟的欲望。

    几个军团已经因为防备虫族减员严重每天都人手短缺现在跑去打杀盟友,消耗自己的力量,那才是得了蠢病。

    纳塔的x,也是虫族防线上的一支生力军。

    别看联邦的防卫部队和纳塔的开荒团,x的基本属性也是开荒团双方没事的时候总是不停地互相试探互相打击斗智斗勇可谓敌意深重,可一旦虫族出没,双方立即摒弃前嫌与虫族拼杀时谁也不会吝惜力气。

    经常会出现前头刚打得头破血流的两方势力,一转头又合拢在一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虫族死斗起来。

    偶尔联邦自己人也会调侃自己,混乱地带那些匪类,这些年是越剿越多,他们联邦军人真是窝囊的紧。

    可谁都知道,虫族灭不了,一时半会混乱地带就不可能消失。

    这些区域都是虫族曾经侵吞过,或者经常出没的地方,混论地带的开荒团所在的文明,大部分都是经历过巨大灾难,对上虫族,他们经验丰富很有手段,唯一的缺点就是纪律松散,不服管教,很难真正融入联邦的正统文明之中。

    宇宙太大,幅员辽阔,各种文明林立,有些文明之间的沟壑堪比黑洞,互相理解是极困难的事。

    联邦能有今日,各大文明能有今日这样大面上的和平殊为不易,那些细枝末节,还是不用琢磨了。

    高民浮想联翩地想了一通开荒团的事,注意力却大半分在杨大小姐那里。

    杨小姐的眼睛中有一点笑意,神色很轻松。

    x的休可是纳塔有数的高手,不光是他的战舰很强,他本身的战斗力也不输给联邦那些有军神名号的将军们。

    普通人立在休可面前,恐怕都要紧张得连话也说不出,杨大小姐不要说什么紧张,她分明处于主导地位。

    休可手里还抱着一摞文件,表情和他们办公室那些社畜们一模一样。

    ”你看看我,大小姐,你看看我这张脸?“

    休可一手抱文件,一手用力搓了搓脸颊,”你要真缺钱,把我卖防卫军不挺好?卖我一回你钱就够花。“

    ”现在你让我一夜之间跑到斗飞星系去给你捉几个小骗子,这让外人知道,我的脸还要不要了?“

    ”不就是那一点钱?我给你不行?光是我花掉的高品质能量石就差不多抵得上洛族损失的那点信用点了。“

    杨玉英轻轻掏了下耳朵。

    ”兄弟,贵庚?“

    ”二十九,怎么了?“

    ”我还当你九十九呢,怎么这般啰嗦!“

    休可:“……”

    “剩下那两个先别抓,我还想再溜溜,有两个能源公司挺好的,除了老板不好,不光是空手套白狼得的公司,手上还不干净,正好借机给他们换个老板,我觉得我就不错,不贪心,对手下人大方,极好。”

    休可:“……哦。”

    他目光落在胳膊肘里托着的那些文件上也就是说,不是她的手下,就能肆意压榨?

    休可先去送文件,然后稀里糊涂地去干活,心中隐隐有些纳闷,他究竟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就听一个晚辈,还是个小女生的话,居然费心费力地给人家干起活来,至于佣金,不光白菜价,居然还记账,连利息都没谈。

    “……”

    动脑子里的活,向来是书生做的,这回书生都没吭气,他也就……拉倒吧。

    杨玉英同休可在二号门分开,径直向休息室的方向走来,远远就轻轻一颔首,对高民露出个堪称优雅的笑容。

    高民心下一惊,只觉全身汗毛直立,好似碰见什么天敌!

    “高先生,早盼着与你一晤,来,去办公室再详谈。”

    杨玉英轻笑道。

    此时此刻,高民的心情比正坐在悬停于星外停车区私人飞船里的两个所谓的鹿族精英欺诈师,也好不了太多。

    当然,还是这两个欺诈师更紧张些。

    “咱们分批转走的三个账号都空了。”

    “一点信息也没留下!他奶奶的,这是哪里来的高手?天底下的高手这么容易被撞见?”

    一个这样程度的高手,盯着他们几个小打小闹的毛贼作甚?

    “联系雇主,跟他们讲清楚,要咱们做的事咱们都做好了,资金没保住,绝对非战之罪,佣金一分钱都不能少。”

    “得嘞!”

    不多时,屏幕上就出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相貌到是不错,只是神色阴郁,脸色灰白,听完这两个人的言语,神色骤变,半晌却只是一摇头:”算了,本来也没指望你们这帮蠢货真能成事。“

    滴滴滴滴滴滴!

    说话间,刺耳的警报器声炸响。

    几个人齐齐大惊。

    老头的通讯器屏幕上出现几个飘逸清秀的小字”先生,您是想喝联邦法院的咖啡,还是想和我们老板谈一谈关于星涂能源集团的事情?“

    霎时间,老头切断通讯。

    下一秒,通讯器又亮起来。

    ”星网遍布宇宙,是我们最忠实的朋友,要相信它能应对所有的阻碍,让我们彼此虽远隔数个星系,却亲密如邻居,想什么时候见面,就可以什么时候见面,朗先生,感动吗?“

    很是斯文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笑意。

    老头沉默片刻,脸色都隐隐开始发绿,恨道:”你老板杨玉英,究竟是什么来头?“

    坐在办公室,看着老板杨玉英忽悠高民的书生,沉默片刻,想了想,居然正正经经地给了个答案:”哎,没办法,家里的祖宗要宠孩子,我们能怎么着?“

    休可那厮,明显欢喜的要命,都上了头,这是不管不顾地非要给小姑娘撑腰,他们还能如何?

    自己惯坏了的家伙,也只能自己亲自出马替他收拾烂摊子,该兜着,还是要老老实实兜着。

    老头脸色紧绷,神色瞬间变得极古怪。

    他知道姓杨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可她和纳塔族有关系?权限那般高,难不成是……

    就在这时,星网上忽然出现一条加了一连串金光的提示一瞬间,无论联邦还是帝国,所有能连接到星网的星系,所有人的通讯器都被推送提示音。

    老头和对面正和他闲侃的x书生,一时都停下交流,很有默契地点开链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居然是主脑罗宾的虚拟空间。

    主脑的标识,应该不会有人认错。

    但是一瞬间,星网上竟出现几亿条相关的询问,例如,有人修改了主脑的空间数据?

    罗宾中病毒了?

    主脑崩溃了?

    这些当然都不可能!

    那剩下的那唯一一点,再不可思议,也只能是事实。

    罗宾接了条广告!!

    此时此刻,罗宾的虚拟空间从冰冷的金属简洁装潢,变成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城池。

    城池里每一样建筑都富有特点。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建筑的名称伽马星系,玛洛迪星球,洛族聚集地。

    下面还有光圈,光圈是洛族相关介绍。

    罗宾自己穿着洛族人的传统服饰,手中拿着一簇火燃花的花球,平铺直叙地说广告词。

    没错,他在为玛洛迪做旅游宣传广告。

    一瞬间,整个星网玛洛迪洛族罗宾推荐旅游圣地之类的词条充斥在星网的任何一个角落。

    冰冷的风刺骨。

    老头沉默片刻,轻声道:”你们开个价。呵,一个能让罗宾打广告的主,我可得罪不起。“

    他静静地闭上眼,叹了口气:”你们纳塔族,这些年藏的够深的,所图乃大,所图乃大!“

    书生:”……“

    那什么,让主脑打广告的主,他们x,一样得罪不起。

    休可想的什么,总有一天要爆锤小姑娘一顿的是,还是就想想得了。

    玛洛迪星球刚刚接通星网,上层那些受过教育的精英人士还没从喜悦中回过神,就看到了罗宾的虚拟空间,看到他们洛族的传统建筑,出现在了全星际的人面前。

    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字辈,眼珠子一翻就昏了过去,醒来之后愣是把自己脸都给抽肿了好大一块,生怕这是场梦。

    ”不会。“

    他们的徒弟,儿子齐刷刷笑道,”我做梦也不敢这么做,找抽呢?“

    族老:”……也是。“

    阿里赛罗德府邸。

    赛罗德歪在床上好几日没动弹。

    他儿子前几日过来都是忧心忡忡,今天进门的时候却是忍俊不禁。

    ”你还笑,我就一个儿子,我的产业没了,你,你,哎!“

    赛罗德看到儿子的脸就没好气。

    ”噗!“

    他儿子笑了声,把自己的通讯器开了公放。

    十分钟后

    病了已经有十几日的赛罗德先生,垂死病中惊坐起不对,是活蹦乱跳地从床上蹦起来,先是愣了愣,紧接着纵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差一点没笑背过气去。

    幸亏他胆子小啊!

    赛罗德抓起儿子的通讯器他自己得好几天没看,省得被自己那群狐朋狗友嘲笑,也不想和他们互相安慰。

    盯着通讯器说了一上午的话,说得口干舌燥,中午就换上体面的衣服要去找人。

    ”我下午去买辆好飞船,小子,你一会儿跟我一起去,查查资料,咱们要买个贵气的,不能太村了,要不然出去和人谈生意都没面子。“

    儿子点点头,深表赞同。

    事实上这些反应,刚才他也才经历过一次,还是比较理解他亲爹的表现的。

    有辆新车当然很高兴。

    就这一日,就这一刻,玛洛迪星球上大部分人都特别开心,也有些人心情复杂。当然,即便因为自己没走对这步棋,没有投资而心情有些低落,总归还是开心占了大多数。
(花瓶女配开挂了: 第六百七十二章 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