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福妻跃农门 > 701章 相仿
(福妻跃农门: 701章 相仿)
    母女三人转了半天,买了不少东西。

    梅清浅给梅中日买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之前她就提议过让大哥、二哥去读书,不说考取功名,多读书见识也能提高,再不济多识些字,就是以后做生意也不容易被骗。

    她是看出来了,梅中日性格沉闷,但更多是沉稳,是真的能静下心来读书的,以后保不准就能读出来了。所以送这套文房四宝也是带了一些美好的祝愿。

    “唉,不知道未来大嫂喜欢什么?”小蝶嘟囔道,“相比之下我也有些担心。”

    “你这孩子担心什么?”苏杏见她皱眉头跟小老头似的,忍不住笑起来。

    “我想去去年徐家姑娘跟着亲戚来咱村过,我还跟她玩了一会子,但是她性子挺闷的,不爱说话。”

    她咬咬牙,“那随你们的便,你们以后也不用见小画了。”

    “呵呵,一个村子的,除非他不出门,出门还能见到,你吓唬谁呢?难道你们不是这个意思?还是说拿小画的生命要挟我们?”

    梅清浅笑的更冷了,“我看你们家一个人进大牢还不够,还想进去几个?”

    “你胡说!”杜菊花沉不住气了,“我们能对小画做什么?你以为都像你这么狠心?”

    “娘……”梅暄妍低低的提醒了一声,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再看看梅清浅和苏杏,两人脸上毫无担心之色,想来这谈判是没优势了。

    “你们确定不答应?”梅暄妍又问道。

    “我傻了才答应,做了假证就是给我判罪的时候,我好端端的把自己整去坐牢,是你们傻,还是我傻?“梅清浅忍不住笑起来,笑容写满了讽刺。

    “你……”

    梅暄妍看向苏杏,“听说二婶是打算跟二叔和离,和离别指望了,只有休妻,你以后也很难再见小画。”

    她继续说:“你应该知道一个女人被休之后会怎样把?你怕是再无容身之处。你指望梅清浅养你?你看看她连亲弟弟的死活都不顾,性格凉薄致辞,真的靠得住吗?”

    苏杏直直的看着梅暄妍,这一次目光没有犹豫没有躲闪,大声说:“女儿、儿子都是我的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不会让清浅去认罪来换小画,小画以后懂事了,也不愿意姐姐为他那么做,你们回去吧。”

    黎循看了苏杏一眼,他一直觉得梅清浅这个娘十分没用,今天倒是让他有所改观,看来人不是永远不变的。

    梅暄妍的脸色变的极其难看,声音也没之前那么柔和了,带了丝丝冷意。

    “二婶,你也知道奶奶的脾气,别以为她疼小画就没事,奶奶最在意的还是二叔,我言尽于此,小画才六岁,以后的路还很长,你可要想清楚。”

    “滚!”梅清浅突然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你敢骂人?你凭什么叫我们滚?”杜菊花急了,直接叫了起来。

    “就凭这里是我家!”梅清浅大声说道,随即冲到院子里拿了扫帚,朝两人打去。

    “滚,滚出我家,黑了心肝的东西,敢我弟弟来威胁我,小画难道不是你侄子,你堂弟?”

    梅清浅凶悍的去打两人,两人惊叫着朝外退去,几次想还手,却都打不到梅清浅,倒是被脏兮兮的扫帚打了好几下。

    虽然被打的都不是脸,可打在身上也挺疼的,她们只能不断后退,直到被梅清浅打出了院门。

    梅清浅一边打一边骂着,“用自家小辈来威胁,逼别人做假装,你们还要不要脸?”

    附近的村民被惊动,听到梅清浅骂的内容,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本不少人对梅暄妍印象极好,见她被梅清浅拿扫帚打,十分的心疼,觉得梅清浅是泼妇,但这会儿也有写同情不起来了。

    不过依旧有人想英雄救美的,一直暗恋梅暄妍的吕新刚好就在附近,立即飞奔了过来,用身体护住了梅暄妍。

    “梅清浅,你做什么!”吕新气愤的吼道,他心中当女神一样看的人,怎么能让梅清浅这样糟蹋?

    梅清浅冷笑,“我做什么?把垃圾扫出家门,以后我家不欢迎你们,敢再来我还这样扫你们出门,黑心肝的母女,说出那样的话也不怕天打雷劈。”

    梅暄妍神色早就换成了委屈和隐忍,痛心的说:“二妹妹,咱们自家姐妹,你为什么对我误会这么深?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不讨厌我?”

    哎呦呦,好一支摇曳生姿的绿茶婊。

    梅清浅冷哼一声,转身回院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跟这种绿茶婊有什么好说的,凭白给了她表演的空间。

    杜菊花就没女儿这么聪明了,叉着腰大骂起来,骂的极其难听,最后被梅暄妍给拉走了。

    梅清浅回了院子,就见她娘在偷偷抹眼泪。

    “娘,你放心,我们会想办法把小画带回来的。”梅清浅说道,她知道别看她娘刚刚态度坚决,但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儿女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哪有不担心的道理?

    不过这一次她娘态度很坚定,让梅清浅倍感欣慰,人都是要进步,她娘如今的进步不是一点点,已经很好了。

    “我去把人带回来。”黎循冷着脸说,他显然也有些动怒了。

    梅清浅拉住了他,“不要来硬的,天黑再说。”

    另外一点她没讲,她倒想看看老宅那边到底会怎么对小画。

    她不是拿小画做筹码,只是想让小画也看清楚一些,虽然他年纪小,但谁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他必须学会看清一些人和事了。

    另一边,吕新亲自送了梅暄妍和杜菊花回家,态度十分的谦恭,但是杜菊花都没多看他一眼,毕竟杜菊花人家对女婿的要求可是极高的。

    梅暄妍顾忌着自己的名声,一路对吕新客客气气的,既感激又保持了疏离,免得被村里人说闲话。

    两人样子略有些狼狈,所以一到家刘氏就叫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梅清浅打你们了?”

    “可不是吗,她们不答应你和爹的条件,梅清浅还拿扫帚把我们打了出来。”杜菊花给她看自己的袖子,“娘你看好好的衣服都给我刮破了。”

    刘氏哪有心情看这个,气愤的说:“就知道她们没心没肝,根本不管小画的死活。”
(福妻跃农门: 701章 相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