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血族的社畜日常 > 第199章 熟人
(血族的社畜日常: 第199章 熟人)
    “姐姐,你是想问我师的事吗?”林亚意外地懂事,他声音有些嘶哑,但口齿和意识都十分清晰。

    “嗯,你哥哥和你过吗?”冉悦点零头,问道。

    林亚点零头,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哥哥过,我们家的孩子有可能会成为师,但是当师会死,所以他不想让我去。”

    “嗯,就是这个事,所以你怕死吗?”冉悦又点零头,继续问道。

    “怕,死掉了是不是就再也不能见到袖哥茵茵姐和梁梁姐了?”林亚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畏惧。

    然而不等冉悦开口,他又道:“可是书上,是师在保护人类,就像警察叔叔一样,我觉得如果我可以去当师,那么我是不是就是在保护袖哥他们?”

    “可以这么,但他们不一定会遭遇到需要你的情况,不过,也许不遇到反而是好事。”冉悦并没有打算隐瞒什么。

    林亚的表现显然是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的孩子,这和真浪漫的林茵茵截然不同,所以有什么什么,他的接受度会更高一些。

    “师是英雄,对吗?”林亚问道。

    “应该是吧,不过我是吸血鬼,所以我来这话显然不太现实。”冉悦略微思索了一下,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林亚瞪大了眼睛,颇有些好奇地问道:“吸血鬼的牙齿都很尖吗?”

    冉悦咔一下露出獠牙后问他:“你不想知道我是为什么到这儿来吗?”

    “为什么?”林亚歪了歪头,配合地问道。

    “因为如果你不想当师,就必须将血脉转换,你的哥哥希望由我来对你实施初拥,将你变成吸血鬼,这样你就不会在二十岁的时候不得不面对死亡。”冉悦如实道。

    她可以确信,林红袖本人是一定有这个想法的,所以才会让另一个人格有机可乘。

    “我不想变成吸血鬼。”林亚惊恐地摇了摇头,飞快地拒绝道。

    “那么你想做师吗?”冉悦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将獠牙收了回去,温和地继续道:“如果你不想,那么我会替你想想办法,如果你想,那么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你可以接受最专业的学习,从而成为一名伟大的师。”

    “当然,你也必须要接受只有二十年寿命的一个事实。”冉悦重点提醒他。

    林亚却很果断地点零头,道:“我想,我觉得师是很厉害的人,如果我也能成为那么厉害的人,袖哥是不是就不会皱眉了?”

    “你确定吗?你现在九岁,也就是十一年后,你就不得不面临死亡。”冉悦又问了一遍。

    她没有见过濒死的师,所以并不明白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死亡这种事,总不会舒服到哪儿去。

    “可是人都会死呀。”林亚真地道。

    在反复询问过林亚的意见之后,冉悦给巫山月发了条信息过去,她刚发完,崔潜就皱着眉头进来了。

    “怎么了?”冉悦回头一看,问道。

    “林梁梁要生了,我哥已经带她去医院了……”崔潜看了一眼林亚,咽下了后半句话。

    “林红袖和林茵茵需要人看着,免得醒来了出事。”冉悦皱了一下眉头,林梁梁这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我可以去看看梁梁姐吗?”林亚怯生生地向冉悦提要求。

    “我的建议是把你交给师阁的保护。”冉悦摇了摇头,既然林亚愿意当师,那当然越早进入师阁越好,免得夜长梦多,那穷奇和混沌一族还不知道在那儿憋着什么坏呢。

    这当口,巫山月回了个电话过来。

    “悦姐,你那事我问老盛了,她阁里的确和林亚接触过,但林亚监护人有强烈的反对意愿,所有阁里暂时搁置了这个计划。”巫山月在电话那头道。

    冉悦唔了一声,看了一眼林亚,回道:“林亚现在在我身边,我已经问过他了,他很愿意加入你们,所以你看要不要和你老师反馈一下,尽早将他接到师阁去?”

    “怎么?有人对他不好?”巫山月那头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疑惑地问道。

    “不是,我怀疑有人觊觎林家的什么东西,所以才会一直纠缠着林亚,他现在好不容易在我的帮助下能睡一觉,我觉得还是尽早到师阁里去接受正统教育比较好。”冉悦便将现在的情况一点点告诉巫山月。

    巫山月一听有穷奇和混沌这两个凶兽介入,当即表示会马上给老盛打电话,安排人去保护林亚。

    挂了巫山月的电话之后,冉悦便和崔潜一合计。

    生孩子也用不着他们两个,他们就干脆在这儿等着师阁的人过来好了,不单是等师阁的人,还可以等等非人类治安管理局那边的审讯消息,当然是,最重点是保护好林亚,免得有什么不轨之徒跑过来抢人。

    林亚精神不太好,和冉悦又了会儿话之后就迷瞪着眼睛重新睡下了。

    冉悦和崔潜面面相觑,便干脆并排坐着开始玩游戏,他们就这么一直玩到晚上十二点,师阁那边派来的人总算到了。

    只是这人一进来看到里间卧室坐着的是冉悦和崔潜,就停在门口愣了一下。

    冉悦听到脚步声走着走着没了,便抬头一看,也愣住了。

    这不就是上次在金三角四季春酒店下面,巫山月介绍过的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

    她拧着眉头想了很久,旁边的崔潜不得不侧头靠近她声了句:“叶泽,那个师阁的救生员。”

    “对对对……”冉悦嘟囔了一下,起身朝他打了个招呼,“你好。”

    叶泽一看就已经是神情僵硬了,他僵着脖子朝冉悦点零头,接着就木着脸走到了床边。

    床上三个人,两个昏了,一个睡了。

    “我现在可以带走他了吗?”叶泽扭头问冉悦,声音有如山间清泉,清冽而纯净。

    “你可以等他醒来,看他还有没有什么想要和他哥哥姐姐的。”冉悦顿了一下,跟着走到床边,低头看着林亚继续道,“你们进师阁不都是要斩断和亲人之间的联系吗?总要给他一点缓冲机会,好歹也是个大孩子了。”

    叶泽点零头,也不勉强,就坐在一旁的板凳上开始等。
(血族的社畜日常: 第199章 熟人)